ST围海净利腰斩 大股东提议罢免9名董监事以资料不足为由被暂缓

来源:长江商报 2019-11-20 08:56:19

“上市公司最怕里面有很多坑,很多雷,排不清楚,所以我们第一件做的事就是排清楚。”11月18日,ST围海(2.980,0.08,2.76%)(维权)召开的媒体见面会上,董事长仲成荣如是回应近期的风波。

事实上,一出围绕上市公司控制权的争夺戏码正在上演。数日前,公司控股股东围海控股提议,罢免自己选举的9名董、监事。而这源于ST围海新任董事会要清算上市公司违规担保、资金占用事项,矛头直指控股股东围海控股和实控人冯全宏。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控股股东在提交罢免公司董事、监事的议案后,ST围海董事会却以资料不足为由暂缓了审议。对此,深交所“闪电”发下发关注函,要求ST围海披露暂缓审议相关事项的依据、是否合法合规。

而新任董监事与控股股东陷入内斗背后,是公司经营业绩的急转直下。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ST围海实现营收21.68亿元,同比下滑5.77%;净利润8966.94万元,同比下滑51.72%。

罢免董监事提议被“搁置”收关注函

11月14,ST围海公告称,公司收到控股股东围海控股《关于提请召开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的函》。按照函件内容,围海控股要求罢免ST围海现任6名董事、3名监事,其中包括现任董事长仲成荣,监事会主席黄昭雄。围海控股还分别提名了对应人选。

围海控股的罢免理由则是,相关董、监事没有履行其作为董、监事应当尽到的责任和义务,不适合继续担任公司董、监事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围海控股此番要求罢免的ST围海董、监事,皆由今年8月16日的股东大会选举产生,至今履职尚不到3个月,且彼时围海控股在仲成荣等董事、监事的选举事项中均投了赞成票。

不过,11月18日,ST围海在关于暂缓审议控股股东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公告中表示,因控股股东未在规定的时间内向董事会提供相关函件落款公章的真实性说明、与函件有关的用印审批制度及审批文件,并未补充列举所提议罢免相关董监事没有履行其应当尽到的责任及义务的详细事项说明,所提交的提案中董、监事候选人人数不足、材料不够详实等原因,董事会决定暂缓审议控股股东提请召开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相关事项,待控股股东补充相关资料后再议。

同日,ST围海还披露,董事会暂停此前公布的部分董监高及中层管理人员拟增持公司股份计划,理由是控股股东要求罢免公司董事、监事,拟增持人员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信心不足。

针对此情况,深交所要求ST围海补充说明董事会作出上述决议的依据;暂缓审议股东提请召开股东大会事项是否合法合规。同时,监管部门要求ST围海说明董事会是否有权暂停股份增持计划;如是,暂停上述股份增持计划是否构成承诺变更。

前三季净利润遭腰斩

ST围海被认为是最早从事围海事业的专业化集团公司,于2011年登陆深交所。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上市以来,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呈现出稳步增长态势,直至今年出现明显滑坡。

4月30日,ST围海多次在公告中提及,审计机构对其2018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这源于公司时任董事长以上市公司名义为控股股东围海控股提供违规担保,以及控股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

今年5月,ST围海因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7月,ST围海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批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

而截至9月20日,ST围海违规担保余额已达到7.18亿元,分别为6亿元;680万元本金及利息、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律师费);1343.37万元本金及其利息及违约金;9799万元本金及利息、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律师费)。

据了解,目前ST围海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于10月8日起启用新公章,界定新老董事会权利和义务。

不过,内乱未平的情况下,ST围海的多个募投项目进度缓慢,出现了延期。根据ST围海8月29日披露,拟投入4.31亿元在今年8月31日达到预计可使用状态的奉化市象山港避风锚地建设项目及配套工程(BT)项目,目前投资进度仅为92.04%。针对此情况,ST围海将该项目的预计可使用状态日期调整至10月31日。

同时,公司将原计划在今年6月30日达到使用状态的舟山市六横小郭巨二期围垦工程-郭巨堤工程项目,时间调整为明年3月31日;将原计划在明年3月31日达到使用状态的天台县苍山产业集聚区一期开发PPP项目(一标),调整至明年年末。

受到上述多种因素叠加,ST围海今年的经营业绩滑坡明显。数据显示,前三季度,ST围海实现营收21.68亿元,同比下滑5.77%;净利润8966.94万元,同比下滑51.72%。更让人担忧的是,公司新一任管理层和控股股东之间的控制权争夺战仍在持续。

标签:ST围海股东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